吉林辽源欧蒂爱袜业有限公司 辽源市欧蒂爱袜业有限责任公司怎么样?

时间:2022-12-06 21:49:32 浏览量:40882

吉林辽源欧蒂爱袜业有限公司 辽源市欧蒂爱袜业有限责任公司怎么样?

辽源市欧蒂爱袜业有限责任公司怎么样?

简介:辽源市欧蒂爱袜业有限责任公司是成立于1998年的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北方最大袜厂。

公司注册资本1148万元,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公司已拥有净资产8900万元,各类进口袜机设备1000多台套。法定代表人:关桂田 成立时间:1998-11-25 注册资本:3835.8万人民币 工商注册号:220400000005879 企业类型: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 公司地址:辽源市龙山区人民大街464号(向阳山公园大门北侧)

辽源都有哪些知名企业?

欧蒂爱袜业,麦达斯铝业,利源型材,金刚水泥,德春米业,龙泉春酒业,迪康药业,东北袜业基地!

辽源爱福特袜业有限公司?

很多大品牌都是在这生产,阿迪达斯,彪马,还有其他外国名牌,自己的欧地爱,天马松鹤,企鹅米尔等等

鹿人是几线品牌?

近几年来,唱衰东北似乎已蔚然成风!各类文章铺天盖地,从政府到产业甚至到文化等多个角度进行剖析解构。“投资不过山海关”、“JQK”、“东北现象”“人口流失”等关于东北经济社会发展的专有名词层出不穷,在众口铄金之下,东北三省大有积重难返的既视感。东北困境真的已成死局了吗?作者认为东北仍然充满希望,只要抓住中央大力推动双创的历史机遇,潜心笃志于自我救赎,满血复活指日可待。

一、为什么改革开放之后东北衰落了?

东北的“衰落”其实是较之东北解放后的强盛而言。东北地区由于历史原因在建国后具备一定的现代工业基础,当时全国人力、财力、物力聚集于此,在改革开放之前一直是全国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1952~1978年东北三省GDP一直占到全国的14%左右,最高达到过18%,改革开放后之后逐年下降,到了2016年则降到7%,占比整整降低了一半(见下图)。

18%

7%

14%

改革开放后的东北发展停滞了吗?答案当然不是。东北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发展在大部分时间内并非停滞或倒退,而是其他省市发展的比东北三省更好、更快,东北的发展却脱离了大部队。

拿着一手好牌的东北为什么会形成当前的局面?窃以为这里既有改革上进退维谷,也有地缘因素导致开放不力,还有地域文化与市场规则错位等方面的原因。

(一)锈蚀之痛

时代进步倒逼改革,改革必然产生阵痛,只不过在东北,短痛变为了长痛。东北老工业基地在中国的经济转型过程中逐渐落寞,曾经繁荣的工业中心,进入后工业化时代之后成为所谓的铁锈地带。

铁锈城市、铁锈地带的现象在世界上并不罕见,美国五大湖地区、德国鲁尔区、伦敦工业区、法国洛林地区、日本北九州地区、俄罗斯的乌拉尔山等地区都是世界上知名的铁锈地带。以钢铁、煤炭、石油化工等重工业为特征的铁锈地带转型是世界难题,经济衰退,人口流失是铁锈地带的共同特征,全世界据查实现成功转型的铁锈城市除美国匹斯堡、德国德累斯顿、荷兰的埃因霍温等为数不多的几个城市外,大部分的铁锈城市都在痛苦的挣扎中。

东北地区的大规模经济转轨开始于九十年代末期,实施了一段时间类似于当时全球流行的休克疗法的改革方案,但由于体制、机制、文化等方面原因,这次改革并没有明显促进本地民营经济的发展(除了通化等个别城市),反而产生大量下岗职工并促动人口外流,社会反响巨大。之后实施的几次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政策,国家大量输血,力促产业转型升级。但是在民间资本积累不足且参与力度不大的情况下,仍然是计划色彩浓于市场的规律,导致了东北老工业基地反复振兴却震而不兴,进入新一轮产业调整去挽救上一轮的产业调整失误的死循环。所以但至今尚未完成“转型”,更难以言及“升级”。

(二)开放之窘

在改革不顺的情况下,东北地区对外开放也举步维艰。黑吉两省看似沿“边”,实则无“贸”,整个东三省真正意义上对外开放的省份只有辽宁,真正对外开放的窗口只有不具备独特优势的大连。

地缘劣势限制了东北地的开放。东北地区位于欧亚大陆东缘,北靠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小兴安岭),东临朝鲜(长白山脉),西靠内蒙古(大兴安岭),南边的燕山山脉仅为东北和内地留下一个陆路接口--山海关,在沿海地带仅有大连一个良港。改革开放之前的东北,由于具备领先于全国的工业基础,矿产资源丰富,虽然天气寒冷,但大量可开垦的黑土保障了充足的粮食供应,加之当时与前苏联及北朝鲜紧密关系。在全国一穷二白的情况下,东北在区位和地缘上具备比较优势,全国的发展重心亦集中于此。

但是改革开放以后,世界政治风云变幻,东北地区周边国家的地缘政治走向逐渐开始不明朗。整体上看,东北地区的对外贸易在东西北三个方向上基本被锁死,形成了仅有南部一个陆路一个海路两个出口的封闭系统。北面的俄罗斯远东地区本就是欠发达地区,还时刻提防着中国的发展,商贸发展掣肘;东部的北朝鲜之前因为大家都懂的原因与中国的边贸不畅;西部的内蒙古自治区是牧区和沙漠。距离障碍和辽宁省的屏障效应将黑龙江和吉林两省阻隔于完全主系统之外,几乎完全成为内陆省份。

吉林省2016年的对外出口总额只有少的可怜的44亿美元,黑龙江省也仅50亿美元,辽宁省430亿美元,三省加到一起不足广东省的1/10,不足全国的1/30。对内商品交换上,在通辽划归内蒙之后,东北三省对内贸易运输真正的实现了路径依赖,只有山海关一条陆路通道。京沈高铁迟迟难以打通,山海关的瓶颈作用降低了东北地区与关内的能量交换速度,使得东北就像一根上了锈的内存一样与主系统接触不良,难以同步。

(三)营商文化之乏

东北的历史文化传承缺乏支撑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础。经过清朝200年的封禁,东北地域文化断了传承和记载,以逃荒为主北方汉族农民和以流放为主的知识分子的大量涌入形成了垦荒文化和流人文化,解放后大规模的国有企业建设形成了国企文化。几百年间,东北积淀下来的有自给自足的小农意识、有流放士族的哀怨和不满,也有国有企业几十年形成的保守官僚的企业文化,就是缺少民间活跃的营商文化。

发展到极致的东北“找人儿”文化破坏了商业规则。依托“关系”这一特殊“契约”开展经济交易和维系社会交往的文化现象在中国各地普遍存在,但是在东北将之发展到了极致,在商业领域甚至扭曲了市场规则。“找人儿”在东北很多地区已成为约定俗称的公序,大家共同遵守,老百姓对这种方式甚至予以默认,并身体力行。以能找到人儿为傲,心里托底,众人羡慕;找不到人儿为耻,自惭形秽,不放心,事情不敢办。所以东北的商业逻辑往往不是建立在契约之上,而是构建在“关系”模型中,而且对这种对关系的依赖程度达到一种耸人的地步,也造成很多东北商人发展思路首先是以“会来事儿”、“能找到人儿”来构建自己的关系网络,而不是先去关注自己的产品或服务。

不愿改变的老“国企”文化磨灭了创新创业激情。对曾经辉煌的怀念,以及对于过往在国企吃大锅饭的舒服日子的依赖,让不出头、不冒尖、等靠要、混日子成为计划经济留给东北的文化糟粕。改革开放40年之后,很多东北的大城市人至今仍然认为在不是国家供养的机构上班甚至都不叫正经工作,找对象都困难。在全国双创热潮的大背景下,东北地区目前对于创新创业仍然处于一种不冷不热的状态,市场活力难以激发。

二、换个角度再看东北三省各自的问题

东北三省经济发展存在的问题既有共性,也各有不同。整体问题是:经济活力不足,特别是人的活力不足;科研成果在本地难以转化,大量项目及人才外流;转型升级缓慢,特别是新兴产业发展滞后;与外部能量交换滞缓,海陆出入口单一;核心城市成自南向北的线性排列,能量传导线性衰减,没有形成更有效率的网状布局;基础设施投入不足,特别是东西走向的交通;营商文化积弱,尚未建立现代市场经济规则。

黑龙江省

以前人说大庆“打喷嚏”,黑龙江全省都“感冒”。现在的情况是大庆即将彻底掏空倒下,黑龙江省的经济发展几乎已经成为哈尔滨“一个城市的战斗”。上图中的百分比数据是哈尔滨在黑龙江省的经济占比,曲线部分是黑龙江省在全国的经济排名走势。可以看出,改革开放后黑龙江省在全国的经济排名一路下滑,但是省会哈尔滨市在黑龙江经济的占比却在一路上扬,从1980年的20%到2016年已超过40%。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一情况充分说明大庆2000年左右开始逐渐减产之后,黑龙江省再无第二个核心城市,将各种资源全部于集中于省会,单核依赖哈尔滨发展,这种没有省内竞争和相互拉动的发展模式极不健康(规律和数据显示,中国几乎所有经济发达省份都是双核,甚至多核的发展模式)。

吉林省

“衰落”一词其实对于吉林省来说并不特别适用,因为吉林省经济一直就不是很强。1978年改革开放,吉林省只占全国经济总量的2%,而到了2016年则仍占1.9%。吉林省经济总量2016年全国排名第22位,但人均GOP排名却可以排到第11位,只是人均收入较低,